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党建文化 > 文化园地

【水故事】榆林人民的母亲河(上)

发布时间:2021-12-14 14:41:46 来源: 作者:张发民 人气:

在黄河众多支流中,无定河并不算大,无论是其流域面积、河流长度,还是平均年径流量,都不在“三甲”之列,只能算是一条极其平常的河。然而,这条并不算大的河,在古人类的进化过程中、在华夏社会变迁和人类文明进程却有着十分重要的位置,是榆林人民的母亲河。
 

无定河是一张弓,抗拒沙漠,守护绿洲
 

有人说,无定河就像一张巨大的弓。的确,无定河从白于山北麓出发,沿着沟壑由南往北、自高就低一路低吟浅唱,唤醒同伴扩大势力,由涓涓细流逐渐形成汤汤河水,迎着鄂尔多斯高原的寒风,顶着毛乌素的风沙,携泥裹沙迂回前行,流淌进北方大漠。而后,她又折头向东、向东南,冲出沙漠,越过千千万万个丘陵沟壑、山头梁峁,百折千回,最终在清涧县河口汇入滔滔黄河奔向大海。一路走来,脚步时疾时缓,身躯时而苗条、时而宽阔。所过之处,生命被她唤醒,荒漠被她点绿。她491公里长的身躯,横卧在土黄与淡绿之中、蜷曲于沙漠与丘陵沟壑之间,其形态恰如一张巨大的“弓”。
 

弓,最早是一种生产生活工具。远在3万年以前的旧石器时代晚期,中国境内的人类就开始使用弓箭了,那时的人类使用弓箭主要是用来狩猎的。上世纪二十年代,考古界在无定河流域(内蒙古自治区伊克昭盟乌审旗河南乡境内)发现了“河套人”遗址。根据年份测定,鄂尔多斯文化的人文始祖“河套人”生存年代距今约7万年至14万年间,最迟也在5万年以上。也就是说,在距今5万多年前,这里就有了现代人祖先的活动。地质学界的观点也认为,3000多年前,这一地区“水草丰美”,这从匈奴政权大夏国开国之君赫连勃勃于公元413年动用10万民工兴建统万城时说的一段话就可以印证。他说:“美哉!临广泽而带清流,吾行地多矣,自马岭以北,大河以南,未之有也。”这里的“临广泽而带清流”指的正是无定河。如是,先民们原始渔猎生活的画面便浮现在眼前。我们不妨大胆猜想,3万多年前古人发明“弓”的智慧是否会是受到无定河这张“弓”形的启示?
 

弓,既是狩猎生活中的工具,更是部族冲突、族群战争中的兵器。在中华多民族统一的历史进程中,无定河一直是中原与游牧民族反复争夺的热土。战国时期,秦国大将蒙恬与公子扶苏率60万大军修干秦直道、筑长城抗击匈奴于此;北宋时,范仲淹与西夏军在此筑寨对垒……“弓”外是游牧民族,“弓”内是农耕民族。民族之间的战争,使无定河边经常血流成河、尸骨遍野,故有唐代诗人陈陶“可怜无定河边骨,犹是春闺梦里人”的悲壮诗句。战争,也是拉锯式的,有胜有负,有进有退。在这胜负之间、进退之时,便有了游牧文明与农耕文明两种文化的碰撞、交流与交融。思于此,我们无不为华夏文明的博大精深、魅力无穷而感慨万千。
 

打开无定河流域卫星图,我们会清晰看到,无定河两岸的颜色是有较大区别的,特别是在无定河的中上游段。河的北边,也就是左岸、“弓”外,虽然也有点点绿意,但那只是稀疏的沙柳和一丛一丛的骆驼草,剩下的就是满眼的黄白色,它会告诉你,这里是毛乌素沙漠。而河的南边,也就是右岸、“弓”内,土地相对要平整得多,颜色更加丰富多彩。秋季,这里有金黄的树、遍地的荞麦、绿色的土豆……正是无定河这张天然的“弓”,拒沙漠于外,掩绿洲于内。就连盛赞无定河“临广泽而带清流”的赫连勃勃,他绝对想不到,他花费巨大人力物力财力、耗十多年时间所建的“统万城”虽然距无定河不公里远,因其在无定河的“弓”外,如今已被黄沙所淹没。如果当时的“白城子”能建城于河的右岸,历史肯定不会被改写,但那座雄伟的建筑也许要比现在的光亮得多。

(作者:张发民,1965年10月生,大学本科,水利高级工程师,陕西水利博物馆前馆长,现任陕西省水土保持研究所(监测中心)所长、主任。)

上一篇:【每日一图】夜色玉带河

下一篇:【水故事】榆林人民的母亲河(中)